Saturday, June 27, 2015

副教长不怀好意,设陷阱要使独中改制。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抨击慕犹丁不怀好意,设陷阱要使独中改制。


针对慕犹丁日前发言说,若独中统考文凭要获得国阵政府的承认,统考文凭的课程必须改编以符合教育部所设定的条件


也是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的张健仁表示,董总无需修改统考文凭课程内容以求马来西亚政府承认统考。 他举出4理由支持其立场,即:

1. 统考文凭课程内容已受到全世界600多间大学的承认。 这是因为它具有国际水平。 反观,大马教育部所制定的课程,已令到大马教育水准日益下滑。 统考文凭课程的内容若要符合大马教育部所设定的内容,它将使统考文凭的水准下降,进而更将影响未来统考文凭在国外大学的受承认地位。

2. 独中统考文凭不受国阵政府承认几十年,并没有使到独中灭亡。 反之,独中却越来越出色,走出马来西亚,成为国际所承认和知名的文凭。 目前,独中和统考文凭已走过最黑暗的时刻了。 根本就没必要为了得到国阵政府的承认而去迎合其所设立不合理的条件。

3. 华教人士必须谨记于心的就是,国阵政府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还是单元教育政策。 独中的壮大,永远是国阵政府心中的一根刺,因为它的成功,证明国阵单元教育政策的失败。 它也阻止了国阵政府的同化政策。

因此,只要董总一开始接受教育部改课程的建议,教育部今后将一步步的逼进,几年改一点,再多几年再改一点,十年、二十年之后,统考文凭课程就和国中课程一样。

当年,古晋二中(今天的晋中),就是开始接受政府拨款的资助和改制。 起初也只是改一、两课为国文,但最后,全部都是国文课教课,华文课反变成可有可无的科目。 前车之鉴,华教人士必须谨记于心。

4. 统考文凭课程内容一开始改编,它将逐渐失去其独特性和吸引力。 更甚的是,若它因此而失去国外大学的承认,到时,独中只有任马来西亚教育部的鱼肉。

张健仁说,行动党对于董总目前叶派和挑战派的内斗,深表遗憾,也不支持任何一派。

“但是,攸关华教存亡的课题上,行动党一直以来都是站在最前线捍卫华教的权力的。”

他说,对于慕犹丁所设下的陷阱,叶新田一派已有明确的表明,不接受国阵政府的建议,坚持不改统考文凭内容。 但是,挑战派对这课题却没见有任何表态。

张氏希望,董总挑战派也可在这关节眼的课题上,认清国阵的不良企图,拒绝改编统考文凭课程。

张氏指出,以独中统考文凭今时今日的国际地位,马来西亚政府不承认统考文凭,是马来西亚的损失,不是独中的损失。 最终,若行动党和其联盟的政党做政府,该联盟政府将承认统考文凭。

“改朝换代、政党轮替是民主必然的发展,只是时间问题。 华社反正也已等了几十年了,也不争急于要在这一、两年得到政府的承认,而改编课程,走上独中改制的不归路。”

Friday, June 26, 2015

Keep Umno and its ‘ridiculous’ racial policies out of Sarawak, Adenan told

KUCHING, June 26 — Chief Minister Tan Sri Adenan Satem must block not just Umno but the Peninsula-based Malay party’s race-based policies from creeping into Sarawak, state DAP chief Chong Chieng Jen said today.
The state opposition leader warned that Umno’s policies had the potential to cause disharmony in multi-ethnic Sarawak, where the locals have been living peacefully with each other.
“It is no use asking Umno not to set foot in Sarawak, but allowing its race-based policies to come in to the state,” he said.
Since becoming chief minister in February last year, Adenan has repeatedly said that he will not let Umno open up in Sarawak, and acknowledged that the presence of the ruling Barisan Nasional (BN) coalition’s biggest party in the state could affect the local racial and religious harmony.
File picture shows Bandar Kuching MP Chong Chieng Jen (left) with his political secretary Sanjan Gaik, holding a news conference in Kuching, Sarawak, February 9, 2015. — Picture by Sulok Tawie 
As a first step, Chong suggested Adenan instruct Sarawak’s 25 BN MPs to speak up against racial policies in Parliament.
The Bandar Kuching MP said the latest example of Umno’s race-based policy is a requirement for all forwarding agents to allocate 51 per cent of the total shares for Malays.
He said the forwarding agents are also required to have 51 per cent of their workforce and directorship allocated for Malays.
“This is a totally ridiculous policy because many forwarding agents are small-time business with two or three partners,” Chong said, adding that the partners are also doing the work themselves.
He said the policy was introduced earlier this year, and the forwarding agents must comply before month’s end.
“If these forwarding agents do not take in the Malays as partners, directors and workers, their licences will not be renewed,” Chong, who is also Kota Sentosa state lawmaker, said.
“If they cannot renew their licences, many of which are to expire at the end of this month, the forwarding agents are forced to close down.”
He said he had asked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for a written explanation about the policy, but the answer he got was rather unsatisfactory.
He said that explanation was that the policy was to enable the Malays to venture into the logistics sector.
on themalaymailonline

Tuesday, June 23, 2015

张健仁 : 历史课本仅着重西马 砂应争取教育自主权

(本报诗巫22日讯) 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强调,砂州应争取回教育自主权。
昨晚在行动党诗巫总部党所举行的政治讲座会上发言时,他称,目前联邦教育部所编写的学校历史课本,只着重于西马的人文历史的发展,而完全忽略砂州的历史。
他举例,教会学校对砂州的发展,是无可抹煞的。就连砂州目前的内阁部长,几乎全部都是教会学校所培育出来的,但是现今学校所教导的历史课,却完全没有提及。
“现今的历史课,只教导西马的历史,如8月31日马来亚的独立,却没有提到1963年7月22日砂州独立的过程。”
他说,如果这种政策再继续下去,再过多一、两代人,砂州子女们就完全不懂得砂州历史了。
他也透露,许多砂州子女,得到UTAR(University Tun Abdul Razak)的教育系文凭之后,政府却不聘雇他们为学校的教师,而调派了超过4000名来自西马的马来教师,到砂州内陆地区的学校执教,并进行回教化政策,这也造成许多社会问题。
“这不仅的对砂州子女不公平,且也破坏砂州的社会结构。有鉴于此,砂州行动党提出,在教育领域上,砂州政府应取回自主权,并停止国阵的回教化政策。”
他也提出砂州应于医药和警察事务上争取砂州自主权。
取自诗华日报 23/6/2015

Sunday, June 21, 2015

张健仁:讲出人民心声 火箭议程获接纳通过

(本报诗巫21日讯)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行动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进步,过去早期,该党只是对国阵的政策提出批评和监督,这几年,行动党不只对国阵的政策提出批评和监督,更制定政府的议程。
他说,从2010年诗巫补选开始,该党已成功争取到更公平的土地政策之后,接下来的降电费运动,废除过桥费的签名运动,在人民的大力支持之下,政府必须俯顺民意。
他称,在废除过桥费的课题上,该党提出的和人联党提出的有很大的差别,人联党要的是,政府还钱给那过桥收费公司买断后者的收费权,行动党的提议是,该公司已赚的太多了,不应该在继续剥削人民,应无条件废除过桥费。
张健仁律师于今午为该党诗巫党所开幕礼上表示,人联党的建议是以财团利益为出发点,而行动党的建议则是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结果,行动党的建议得到落实,无条件废除过桥费。

《民都鲁宣言》争砂主权
他说,砂州行动党在去年底也列出一个砂州今后的路线,在民都鲁所通过的《民都鲁宣言》,争取砂州自主权,建立一个砂州和西马平等伙伴的地位,以及全砂各族人民平等伙伴的地位,其中,有关砂州和联邦的政权分享,该党提倡砂州在教育、医药、警察事务和税收这4领域的自主权,时隔8个月后,砂州首长阿迪南也跟着提出砂州自主权的口号,虽然首长没有列出什么领域的自主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人民和行动党站在一起,这4领域的自主权,也将成为阿迪南与联邦政府谈判的议程。
他指出,即使砂行动党没做政府,也可在人民给予其力量后,制定砂州政府走的路线和政策。
他称,4领域的自主权涵盖以下的建议:
1.砂州教育自主权:中小学教学课程由砂州政府编写,着重砂州社会、经济、历史和人文的发展并强化各族互相尊重的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思想教育。
教学硬体设:施和聘雇教师事项,由砂州政府决定,恢复以往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的教会学校,给予家长们一个选择送他们的子女进读国语、英语或华语为媒介语的学校。 公平拨款资助各源流学校、对于那些有国际水平的考试局所发出的证书(包括独中统考文凭),给予官方承认。
以绩效制及社会公义的原则,颁发政府奖学金。
2.州医药自主权:医药设施和医务人员的支配,由砂州政府决定,减少中央集权制度的低效率和浪费,也更能有效的针对各个地区不同的情况,计划医药设施和医务人员的分配。减少中央集权制度下,药物和医药器材供应由朋党操控,层层剥削的干捞事件。
3.砂州警察事务自主权:州政府接管砂州警察事务,减少中央集权制度下的官僚风气,使警务人员能更有效的迎合砂州人民的需求,恢复过去对抗印尼和砂共时立下大功,由本地人所组成的砂拉越突击队(Sarawak Rangers)和边境侦察警(Border Scouts),协助警队打击罪犯,维持治安。
4.砂州税务自主权:归还给砂拉越州政府,20%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及50%从砂拉越所征收的所有税收(包括消费税),以赋予砂拉越州政府足够的经济能力,计划和发展砂州,使砂州的发展水平可与西马半岛相等。
全民共享天然资源
至于建立州内各族和各阶层人民之间《平等伙伴》的目标,他指出,该党则在《民都鲁宣言》中提倡更公平和透明的行政,使普遍人民能够分享砂州丰富的天然资源,而不是几个家族垄断砂州天然资源。
“我们所提出的建议有,公开招标方式出售天然资源、落实耕者有其田及居者有其屋政策、通过资讯自由法确保人民有知的权力、在砂州4大城市落实全免费但更完善的公共交通服务、10亿令吉的“达雅援助基金”等10大建议。”
他指出,该党的这些建议,都是一些崭新的建议,是人联党和国阵从来没有想过,也不会去想的建议,因为这些建议都是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而不是以财团利益为出发点,因此,我们需要更广泛的提出这些新思维,让更多的人民认同它,这才能构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促使砂州政府朝向这个新思维制定政府政策。
对于新党所的落实,张健仁表示,“我要恭贺我党诗巫的同志们,在大家精诚合作,统筹统办的努力下,成功的买下这拉让花园店屋的二楼和三楼,作为我们诗巫行动党的总部。”
10422591_10152986920617717_1068417269192967288_n
稳打稳扎建火箭之家
他形容,今天是诗巫民主行动党的另一个里程碑,当一些政党还在为了他们的党产对簿公堂打官司的时候,诗巫民主行动党已一步步稳打稳扎的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他称,虽然这个是行动党的家,他也是全诗巫人民共同的家,因为有人民的支持,行动党才有今天的行动党,有人民的资助,行动党才能成功的成立这个总部。
他要感谢诗巫人民对行动党的支持,今天诗巫行动党总部能成功的落成,张健仁要感谢该党元老过去的努力,尤其是已故砂州主席黄和联过去的领导,为该党打下一个坚固的基础。
张健仁希望随着行动党今天拥有自己的家之后,年轻的一代,能齐心合力的把党务推向另一个高峰,这样才不辜负前辈们过去的付出和努力,也才不辜负诗巫人民对我们的支持和爱戴。
“去年的今天,也是我党已故黄和联离开我们的一天,他在生前,常常和我谈起,诗巫行动党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家,今天我们能够完成他的遗愿,所以我们选择以今天,他过世的一周年,主办这个开幕礼,庆祝党新的一页的同时,也纪念和联同志一生对党的贡献。”
他同时也要感谢黄和联太太爱鸰,使黄和联能全心全意的为民为党付出。
取自诗华日报 21/6/2015

Thursday, June 18, 2015

PKR must come to terms and accept that Pakatan Rakyat is dead, not only in Sarawak but also nationally.

PKR must come to terms and accept that Pakatan Rakyat is dead, not only in Sarawak but also nationally.
With PAS’ continuous breach of the PR’s Common Policy Framework, culminating in the motion to severe ties with DAP in its MUKTAMAR, it has literally put an end to PR.
As far as Sarawak PKR is concern, so long as PKR is working hand-in-hand with PAS Sarawak, DAP cannot work with PKR. It will be a ridiculous scenario for DAP to severe ties with PAS and yet working with PKR who is working together with PAS. Only an opportunistic party will put itself into such position.
In essence, the DAP’s 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 decision on Monday is an endorsement of the Sarawak DAP’s decision which was made on 27-3-2015 to quit PR.
I wish to categorically state that DAP Sarawak welcomes the coalition with anyone who subscribes to the Common Policy Framework to make Sarawak and Malaysia a better country. However,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the ulama-led PAS is not one that will make Malaysia a better country.
Furthermore, we believe PAS, especially the PAS under the current leadership, has no place in Sarawak politics.
As such, I urge PKR to severe ties with PAS so that we may be able to work together to fight BN. Sarawak PKR’s adamant position to stick with PAS will not only do more harm than good to PKR but will ultimately not benefit Sarawak.

公正党伊党不断交,行动党公正党不合作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指出,基于伊斯兰党已违背民联3党的共同政纲,全国民联已不复存在了。
张氏表示,本周星期一晚上行动党全国中委一致的议决,即,民联已不存在了。 这项决定基本上是附和砂州民主行动党于今年3月27日所议决的“砂行动党退出民联”的决定。
他说,民联是由3党所成立的政治组合,当其中一个政党一意孤行的违背民联之前所同意的共同政纲,这个政治组合就已告终了。
张氏也说,行动党是一个有原则的政党。 因此,当伊斯兰在这次的大会,很明确的展示了其欲建回教国的路线时,已经再没有任何理由让行动党继续和伊斯兰党合作。
“至于公正党方面,只要公正党继续和伊斯兰党抱在一起,那行动党也不可能和公正党合作。 理由很简单: 行动党不和伊斯兰党合作,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合作,若行动党再和公正党合作,那岂不是行动党间接的也是和伊斯兰党合作?”
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的张健仁指出,一个党的存在,最重要就是党的政策和路线。 一个政治组合的存在,最重要就是之间的共同政纲。 如果组合里其中一个政党违背了这共同政纲,那这个政治组合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这就是一个政党对原则的坚持。 行动党一路走来,就是一个坚持原则的政党。 就如我党前已故主席卡巴星所说的,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但是有永恒的原则。”
因此,张健仁呼吁砂公正党与伊斯兰党划清界限,断绝关系。 尤其是在砂州,试问,一个由伊斯兰宗教司所领导的政党,在砂州政坛又有何作为。 更何况,一个由宗教司所领导的政党,根本就不适合在砂州活动。
张氏表示,唯有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划清界限,砂行动党才能考虑与公正党合作,共同对抗国阵。

Tuesday, June 16, 2015

无力争取砂民福利,“砂人治砂”口号沦空谈

阿德南的“砂人治砂”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和口号。 国阵政策根本就没有尊重砂州的自主权,也没理睬阿德南的“砂人治砂”的原则。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尽管阿德南的“砂人治砂”喊得再响亮,阿德南最多也只能局限在砂州空喊此口号,因为,国阵联邦政府的政策,还是依旧的在剥削和歧视砂州。
张氏举例,就连砂州州议会所一致通过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经过了一年的时间,联邦政府还是无动于衷,连一点表示都没有。
“砂州最高的立法机构所通过的议案,联邦政府理都没理。 很明显的,联邦国阵的立场是,任由你阿德南如何自吹自擂讲得天下无敌,但是,联邦政府方面却马照跑,舞照跳。”
张健仁指出,上星期,阿德南宣布将争取更多的“砂州自主权”,昨日又提出“砂人治砂”的口号,但是,阿德南却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砂自主权”或“砂人治砂”的议程,只是停留于哗众取宠的喊口号而已。
张氏说,如果砂州政府连提高5%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都无法令到联邦国阵同意,那砂州国阵又如何能争取到什么“自主权”,或“自治权”。
张健仁指出,根据现有的石油开采合约,也是符合国际的石油开采合约,开采和提炼石油的公司基本上是得到60%的石油价格,而联邦政府透过5%的开采税、公司税和国油的股息等,总共得到约35%的石油价格,砂州则分的5%。
“因此,行动党所提出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不是一个过分的要求,而只是公平分享砂州资源。 我们也已考虑了联邦政府在支付许多联邦部门在砂州的开销。 但是,遗憾的是,就连这样一个合理的要求,砂州国阵政府都无法使到联邦国阵政府同意。”
张健仁表示,如果这样一个合理的要求,国阵都无法做给砂州,那阿德南的“砂自主权”或“砂人治砂”口号又如何实现,更何况,砂州政府到目前都无法提出到底要什么“自主权”或在什么领域要“自治”。
张氏表示,阿德南必须认清,国阵的政策过去51年来都在歧视和不公平对待砂州。 只要国阵一天执政联邦,这种歧视政策都不会改的。 20% 石油天然气开采税的砂州州议会议决案之事,就是是最好的佐证了。 其他事件如教育、医药、警务等的自主权更是甭讲了。
他重申,如果阿德南是真的要争取“砂自主权”或“自治权”,那最佳办法就是由砂州国阵退出全国国阵。 这样砂州国阵才能停止全国国阵的歧视砂州政策继续实施下去。
“砂州国阵已经做了联邦国阵剥削砂州的帮凶51年了,因此,为了砂州的人民和未来,是时候砂州国阵勇敢的退出联邦国阵,对剥削和歧视砂州的政策说‘不’。”